首頁 > 藝術 > 收藏 > 正文

中國古錢中的騾子

談錢

陶短房 (歷史作家)

在中國漫長的錢幣史中曾出現過一些非驢非馬的“騾子”型貨幣,這類貨幣往往是在新舊時代交替時產生,因此兼具新舊兩代貨幣的特點,比如商代出現的銅貝,就是貝殼錢和銅錢“新老交替”時產生的“貝殼銅錢”。“布泉”就是這樣一種“騾子錢”。

按照東漢末年鄭玄對《周禮·天官·外府》的注釋,“布”和“泉”原本都是貨幣的稱呼:儲藏在家里或倉庫里的錢叫“泉”,表示錢在家中猶如隱藏地下的泉水,雖不為人知但生生不息;而流通在市場上的錢則叫“布”,表示錢幣無所不在、無所不能及。不過其實早在戰國時期,“布”在錢幣領域的含義已約定俗成,指曾流行于周、韓、魏、趙等地,形狀酷似鍬鏟的銅質貨幣,“布”也被更多人認為是镈即銅鏟的通假字,意思是“袖珍銅鏟”,甚至早期的“空首布”還保留著可以裝把的空心鏟頭。至于“泉”,則一般認為專指圓形方孔的“孔方兄”。

到了兩漢之交,復古狂想家王莽掌權,建立了短命的新王朝,在短短15年的立國史中先后進行了至少4次貨幣大改革,在“孔方兄”早已包打天下、約定俗成的年月里,幾乎“山寨”了他那個時代里所有記載中、傳說中或想象中有可能存在過的貨幣種類,什么泉、布、刀、貝一應俱全,號稱“五物六名二十八品”,光長得跟鏟子一樣的“布”就有十種之多。“布泉”并不在這十種“榜上有名”的“王莽布”之列,而是近幾十年才出土的,數量并不多,但由于同時出土了模具,其真實存在性并沒有多少疑問。有趣的是“布泉”的長相并不像“布”或镈,而是和五銖錢之類“孔方兄”別無二致。

既然“布”在錢幣術語里是形容錢幣形狀像鍬鏟的,那么“復古主義大師”王莽何以搞出個怎么看都不像鍬鏟的“布泉”?原來“布泉”實際上等于“布+泉”,是布幣和“孔方兄”的“混血騾子”。這種“騾子錢”輪廓和“泉”別無二致,都是圓形方孔,但銘文卻使用布幣特有的懸針篆,而且方孔周圍也仿效布幣圓孔,設計了耐磨損的內郭。

有錢幣學家斷言,這種非驢非馬的“布泉”是對此前貨幣改革的補救,且“布泉”沒有標明錢幣重量,是中國貨幣從以輕重定價值到以面值定價值的里程碑式發明。這些說法恐怕有所夸大:王莽時代雖短但鑄幣很多,自古至今出土、傳世無數,惟獨“布泉”非但存世寥寥,而且連歷史記載都語焉不詳,《漢書》稱王莽晚期曾將“布泉”當作關卡通行證,而后世則有將“布泉”當作吉祥物給孕婦佩戴,祈禱生男孩的,這些一方面表明“布泉”價值不菲,另一方面卻也表明,這種錢非但數量極少,而且很可能并不在市面上流通,否則豈不是誰都能走關卡這個“VIP通道”?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