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評說 > 正文

“白馬將軍”張實杰離世 廣州解放時曾騎馬巡城

張實杰年輕時的照片。

3月2日在廣州辭世享年94歲曾囑咐從簡治喪捐獻遺體

背影

1949年廣州解放之際,一名年輕的解放軍軍官騎著白馬,意氣風發地在羊城內奔馳,這段回憶停留在不少廣州老人的記憶中。這名當時年僅27歲的解放軍軍官名叫張實杰。今年3月2日,他在曾經征戰過的廣州辭世,享年94歲。

“不必獻花圈,不發訃告、不搞遺體告別……”一份遺囑送到家人手中,當晚,在醫院十余平方的小房間里,醫護人員為張實杰的遺體穿上帶著紅帽徽、紅領章的舊軍裝,披蓋中國共產黨黨旗,家人對他行簡單而有力的三鞠躬作為告別,并遵照醫囑將遺體捐給醫院,了卻這名老軍人用遺體為祖國做最后一次奉獻的心愿。

文/廣州日報記者王曉全

圖/廣州日報記者蘇俊杰

雖然張實杰不愿多談自己的過往,但往事總會不時地出現在離休后的生活中。從20年前開始,他陸陸續續收到的信件或電話,都有著相似的主題,那就是又有某一位曾經一起打仗有過生死之交的戰友離世了。高壽的張實杰見證了一名又一名老戰友的離世,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消息越來越多,每逢此時,他就會更加低落和沉默。

老人寡言,除了在抗戰紀念日這樣的時候會談起一兩件往事,他把心思放在了家門口的菜地里,香菜、生菜、木瓜、姜……收獲多了就分送給大院里的鄰居。除此之外,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游歷全國,探訪戰友的紀念碑。北京、吉林、四平、濟南、海口,全國各地的許多處烈士紀念碑,都刻著他曾經的戰友的名字。他探訪了一處又一處,在這些墓碑面前鄭重地行軍禮。

張實杰的長女回憶,她曾陪同父親到濟南,“他站在戰友的墓碑前,表情十分肅穆,由于當時沒有帶花,他就在路旁撿了幾根松枝放在戰友的墓碑前。”而旅游過程中,張實杰會回訪自己曾經征戰過的土地。他的長女回憶:“在九江的一個玩具廠附近,他站在江邊指著對面的山對我說,那個山頭曾經有很多戰友倒下,現在這里辦了工廠,有很好的發展,我們的犧牲是值得的。”

懷念離世戰友去各地烈士碑前行軍禮

“爸爸平時不太話當年,他喜歡說的一句話是好漢不提當年勇。”大女兒回憶,離休后的父親喜愛在家中擺弄花草,粗茶淡飯,對于自己曾經立下的戰功卻并不多言。

“白馬將軍”一說源自廣州,1949年,張實杰作為團長率領的解放軍部隊率先進入廣州。廣州解放后,張實杰騎著白馬在羊城內奔騰的畫面留在許多老廣州人的記憶中。在史料記載中,他這樣講述了白馬巡城:“廣州解放之后,我騎著馬圍著廣州轉了一圈,想看一下廣州和天津哪個大。看了之后覺得還是廣州大一些,沒法全逛完,就是在人民路、中山路這一帶走馬觀花似的看一看。”

翻開張實杰的生平簡歷,能看到許多熟悉的戰役名稱。1938年,年僅16歲的張實杰參加抗日組織,第二年入伍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抗日戰爭時期,參加了山東渤海區反頑、蒲濱、商河等戰斗戰役。解放戰爭時期,參加了山海關、四平保衛戰,四平、錦州、天津攻堅戰、渡江戰役等。1955年他被授予大校軍銜,1964年晉升少將軍銜。

“打天津的時候,他左眼受傷,當時隨便擦一擦眼角的血,又繼續戰斗了。”張實杰的長子回憶,父親當年這個傷口,直到后來眼睛往外突才感覺到有問題,就醫發現眼內留有彈片。戰爭給他的左眼和右腿留下明顯的彈痕,身上還有一些舊傷,這些傷疤無言地展示著那段驚險而光榮的征戰歲月和這位老將軍的戎馬一生。

張實杰的三級獨立自由勛章。

15年前立下遺囑

以最簡方式告別

“不必獻花圈,不發訃告、不搞遺體告別,不告親友、老家,更不設靈堂和掛遺像……”這份樸實的遺囑落款時間是2001年元旦,當時79歲的張實杰已決定以最簡單的方式告別人世。在遺囑中,他特別提到要捐獻遺體。這份手寫遺囑寫在一個老舊的紅色日記本中,封面寫有四句話:“留住歷史,留住青春,留住光榮,留給兒孫”。

住院6年時間,張實杰三次進ICU病房,彌留之際他依然保持著軍人的意志力。“呼吸器的管子將爸爸的上嘴唇都壓出血痕了,但他依然堅持著,他和病痛的抗爭就像當年打仗一樣,不到最后一刻絕不屈服。”張實杰的長女感慨道。

在2001年的遺囑中,他特別談到遺體的處理,要求家人將遺體就地交給醫院,希望能為祖國做最后的貢獻,家人就地做簡單的悼念即可。

15年后,這份遺囑付諸實現。今年3月2日晚,94歲的張實杰因搶救無效與世長辭,醫護人員為他的遺體換上了帶有紅帽徽、紅領章的老軍裝,身上披蓋中國共產黨黨旗。“只有子女和孫輩來看最后一眼,10分鐘匆匆做了最簡單的告別。”張實杰的長子表示,當時在醫院一間十余平方米的小房間里見了父親最后一面。

至親的子孫后輩,在醫院的小小單間里,將心中的掛念和悲痛囊括在了簡單而有力的三鞠躬之中。

戎馬生涯

1938年,年僅16歲的張實杰參加抗日組織。

1939年,張實杰入伍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抗日戰爭時期,參加了山東渤海區反頑、蒲濱、商河等戰斗戰役。

解放戰爭時期,參加了山海關、四平保衛戰,四平、錦州、天津攻堅戰、渡江戰役等。

1955年被授予大校軍銜,1964年晉升少將軍銜。

文章來源:廣州日報 責任編輯:劉姍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