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鉤沉 > 正文

王耀:張三豐真人傳奇(天之水網)

8H}_N9X7$$6U{MXYNE%$$90


張三豐真人傳奇

王   耀

張三豐,全真道士,名君寶,字全一,號三豐。祖上遼東懿州(今遼寧彰武縣,一說阜新縣)人。生卒年月不詳。據傳生于元朝至元四年(1277年)。自稱張安中第三子,西漢留侯張良之后裔。明朝天順三年(1459年),在武當山羽化。明英宗皇帝贈誥張三豐為通微顯化真人。據清代人李西月《三豐全書·蘆門夜話》:“張三豐自述生于金末蒙古定宗三年(1248年),曾做過博陵縣令,后棄官出家為全真道士,在終南山遇火龍真人傳以丹訣,赴武當山修練多年。三豐提倡‘大隱市塵,積鉛塵俗’,‘在家出家,在塵出塵,在事不留事,在物不戀物’。他創立的全真教義教制,為與宗風不同的道派,創建了全真道教武當派內家拳,成為武當山內家拳的祖師。他又悟出了太極拳以柔克剛的道理,創立了太極拳法。”《明史·方伎》記曰:“太祖驚聞張三豐名,洪武二十四年,賜金臺觀”。金臺觀內有張三豐塑像,有黃土窯洞式寢祠,采用發券起箍方式筑洞。傳說“寶雞有個金臺觀,離天只有五尺半”。又據《明史》記載:“張三豐像貌奇異,性格灑脫不羈。貌頎而偉,龜形鶴背,大耳圓目,須髯如戟,寒暑惟衲一蓑,所啖升斗輒盡,或數日一食,或數月不食。讀書經過目不忘,游處無恒,或云能一日千里,善嬉諧,旁若無人。精通三教經典,長于醫術,尤善文、書法,是武當山內家拳祖師。觀‘鵲蛇相斗’而悟出太極以柔克剛的道理,創立了太極拳法”。明太祖朱元璋曾遣使尋覓。明成祖亦遣使胡瑩偕內侍朱祥帶上璽書香印,尋訪張三豐。皇帝虔誠崇敬,前后花了10多年時間尋找張三豐,但張三豐始終沒有露面。為避詔覓,四處云游躲藏,‘日往武當山,夜宿金臺觀’,蹤跡不定,神妙莫測。云游隴上活動,走遍名山道觀。

以致聲望極高,世稱“活神仙”。

在秦州玉泉觀張三豐住單一年有余,誦經講法,習武修練。練功時多在晚上夜靜之時,有時通宵達旦。天水人求仙醫治療疾病者甚多,每療不取診治費用分文。日常書法時,如書性大發,連書不止。有求書字者,定能滿足,但對拿錢來求書者,一律拒絕。要么索價高得驚人。天水現存張三豐親書“跡駐黃鶴”匾額一面, 是為明朝太常寺少卿署正卿胡忻北宅子題寫的,在1997年維修北宅子時發現的,經吳永昌先生照原件復制,現懸掛于玉泉觀三仙洞門之上。民主路南宅子后院二層木樓上懸掛的匾額才是張三豐手跡原件真跡。張三豐在天水其間還往漳縣貴清山云游,后又去了成縣金蓮洞。期間還做了許多驚人之舉的事,笑話傳聞不少,俚語迭文軼事流傳甚廣。趙昌榮先生撰寫了一篇《張三豐在玉泉觀》紀事文章,刊入《玉泉觀的神話傳說》一書中。向家巷中傳有張三豐畫像一張(失佚)。同治年間提督曹克忠題寫:“靈昭夢寐,赤有故欲”。玉泉觀內早年傳有張三豐事跡碑一通,惜已失落。據清《直隸秦州新志》卷之十二,載:“洪武初,張三豐居武當山中。二十三年(1391年)云游長安,繼至隴上,成祖帝遣官于四方尋訪,未見。封通微顯化真人。” “成縣城東南六十里有金蓮洞,崖高數十仞,周圍數洞相綴,明胡瀠奉命尋訪張三豐于此”。據明朝正德二年(1510年)碑文記載:“明成祖永樂五年,遣禮部給事中胡瀠訪張三豐于金蓮洞九皇殿,張三豐鶴氅曳地,持九節竹杖,昂昂而去,隨有異香若馥,經旬不散”。此洞有張盧龍自題詩一首,刻于壁上:詩曰:“盧龍復遇金蓮洞,別是重來一洞天。功成名遂還居此,了達天機入太玄。”此碑系大明永樂五年九月九日,敕封張三豐真人詩壁碑。后有張盧龍到此望詩后自題詩,明官員胡瀠又作《金蓮洞訪張三豐未遇》七律詩一首,詩曰:“香車久慕嗟無緣,遍訪豐師感應虔。萬載紅巖生玉筍,千年碧洞結金蓮。云淡喜見通明日,雨驟只逢熬淡天。峭壁真光邀允卻,赤心愿睹白衣仙。”此詩刊于《直隸秦州新志》第16冊·補遺卷。

民間傳稱張三豐為“瘋子張爺”。金蓮洞對面石壁之上,傳有張三豐親手題寫的“華陽洞天”4個字,至今如遇雨,水洇石壁,字跡依稀可辨。每年農歷二月十五日廟會,游人香客絡繹不絕。洞外山坡竹林繁茂,粗竿有杯口大小,小孩可攀在竹竿上看戲,竹林下兩條山溪交匯,呈兩水洗鏵之勢;溪水甘甜爽口,沁人心脾。半山腰的金蓮洞就坐落在鏵尖之上,峻奇清幽,確是覽勝懷古之佳境。有云游“道士劉道通、羅道隱奉建字跡,構飛空之樓,塑圣觀之像,修藏經之閣。”據《階州志》記載:“明洪武初三豐嘗寓階州城東五仙洞(今漢王鎮萬象洞)修真,朝廷上御遣使尋找于此洞,三豐避之”。三豐題詞:“脈連地府三冬暖,竅引天光六月寒。”明永樂年間,三豐修真于華陽洞。據《成縣志》記載:“成祖遣禮部尚書胡瀠遍及天水名山古洞,至金蓮洞不遇三豐”。今武都五鳳山大殿內塑有張三豐像和“武當山拳師真仙大師神位”牌。張三豐在明永樂年間,由階州西上岷州(岷縣),在岷州居住時間較長。《岷州志》:“在岷縣城張三豐寓居楊永吉家中,楊宅在城之西北角,仙人張三豐在楊宅院內,掘得一口井,以柏木為底。后建三豐祠于此井北,并畫其像于以奉之。”《岷州志·藝文》中記載:明成祖贈張三豐詔書后,張三豐題寫了《題瓊花》詩一首:“瓊枝玉樹屬仙家,未識人間有此花。

清致不治凡雨露,高標猶帶古煙霞。歷年既久何曾老,舉世無雙莫漫夸。使欲載回天上去,須從博望供靈槎。”據傳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張三豐來到徽州(今隴南的徽縣),在徽州境內居住長達10年之久。有一天,他在金蓮洞打坐,忽然間,他覺得在此住不下去,有離開此洞的念頭,于是他收拾包袱準備離開,即脫下破道袍,研下一硯濃墨,在衲衣上草書詩一首而去。三豐詩曰:“仙洞迢迢不記年,層層詩屬依云懸。迥巖亙古真少見,曲徑幽谷別有天。

萬尤丹露護龍鼎,三花玉芝盈三田。靈山松柏不得老,華池神水常潺潺。東峰曉旭端氣合,天地恍惚生金蓮。移時回風吹絕壁,變作千崖亦云飛。飄飄仙事去無跡,倒騎白鹿降空碧。美酒秋菊不思返,林煙茫茫日已夕。策杖仍從來路歸,悵然何處風塵客。”題詩后,將道袍懸掛于石壁之上,將藥葫蘆置于洞口香爐案下邊,面對清凈真人塑像一揖,道聲“攪擾!三豐仙界相見!”說罷,飄然而去,不知去向。

在甘州今張掖期間,先是住在甘州衛張指揮家中。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陜西行都司由莊浪移治甘州,都督宋晟為了供奉真武帝君,建起了一座玄真觀,將張三豐移居觀中。張三豐在甘州居住10年,成為宋晟及肅王朱瑛的座上客。后來他看到皇室爭斗激烈,天下不安定,為遠離政治風云,于建文二年(1400年)離開甘州,到了寶雞金臺觀隱居。又過幾年,約明永樂五年(1407年),皇帝頒御詔書,遍天下州郡,尋訪仙人張邋遢。甘州人只知張宗,不知張邋遢是何許人也,后來才知張宗就是張三豐,張三豐就是張邋遢,張三豐離開甘州(張掖)以后,留下了3件寶物:一是張三豐披過的蓑衣,二是藥葫蘆,三是一張八仙過海圖。這些寶物都是當年張三豐用過的生活用品,當地民眾視為珍寶留存,為之還修建起了一座三豐真人道觀。《甘州縣志》和《甘州府志》都有記載。清代張掖舉人李善世有詩云:“三物留存勝六符,濤聲還涌八仙圖。”明太祖、明成祖兩代皇帝曾先后數次下詔并遣使臣到處尋找張三豐,張三豐避而不見,不應昭。無奈之下只好由明成祖下特赦宣詔,遣道士張碧云于武當山建立廟宇,后知張三豐羽化其中。明天順三年,英宗皇帝贈誥張三豐為通微顯化真人,將張三豐遺著《三豐全集》二卷刊刻行世,收入《道藏輯要》書內。明成祖朱棣(1403年—1424年)下《御賜張三豐詔書》原文:“朕久仰真仙,渴念親承儀范,常遣使致香奉書,遍詣名山虔請,真仙道德宗高,超乎萬有,體會自然,神妙莫測。朕才質疏庸,德行菲薄,而至誠愿見之心,夙夜不忘。敬再遣使謹致香書虔請,措候云車鳳駕,惠賞臨,以副朕拳拳仰慕之懷。”

明人楊儀在嘉靖十一年(1532年)所撰《高坡異纂》卷上云:“張三豐,……元末居寶雞金臺觀,留頌而逝。土民楊軌山買棺斂之。臨窆,覺棺中曾動有聲,發視之,乃復生。以小鼓一腔留其家,人去秦游蜀,登武當山,時至襄郡間。”世間傳有張三豐撰寶雞晚行詩一首,詩中寫道:“倏爾游秦鳳,飄然到寶雞。……結茆聊息足,吾亦老蹯溪。”又有歸秦七言詩,云:“自蜀來秦不避秦,西秦久住似秦人。”張三豐自言當死,留頌而逝,縣人具棺殮之。及葬,聞棺內有聲,啟視則復活。乃游四川,見蜀獻王。

張三豐在秦蜀游歷,寓居岷州期間。民間傳說張三豐替楊永吉家收麥子,一上午割了30多畝。午飯是糝飯,張三豐徑直提起瓦罐,將罐底頂在膝蓋上,雙手一扳,瓦罐竟翻了個底朝天,他將罐底的糝飯舔凈后,又翻了過來。張三豐離開后,當地人按他的模樣塑了一個在膝蓋卜雙手扳翻瓦罐的神像,稱他“翻罐罐的張爺”。

自明朝英宗天順三年(1459年),下詔封張三豐為“通微顯化真人”以后,但至今無人知曉他是否還活在人世。在遮陽山西溪崖壁上發現有一署名“三峰居士”的題詩喻示,張三豐最后在西溪龍潭羽化成仙了。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趙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