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化 > 非遺文化 > 正文

獲獎圖書就是網民心中好書? 報告稱讀者更愿看口碑

中新網北京4月18日電 (記者 宋宇晟) 對于愛讀書的人來說,各種圖書獎項的推薦評選是認定一本好書的重要途徑。而像諾貝爾文學獎、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等涉及圖書的獎項,也確實會引發讀者關注,甚至影響一本書的銷量。但獲獎圖書是否就是網民心中的好書?網民對這些獎項是否認可?17日在北京發布的《網民對圖書獎項的認知與評價調查報告》給出了答案。

  資料圖:2018年福建館藏圖書訂貨會17日在福州舉行,包括4000余種、10萬余冊臺版圖書同臺展出。 林春茵 攝

茅盾文學獎獲網民最高認知度

北京師范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報告發布人秦艷華教授介紹,該報告重點考察了網民對國內外35個有影響力和代表性的圖書獎項的認知以及對中國圖書獎項和對圖書獎項推薦評選方式的評價,由實驗室科研團隊在數據挖掘和分析的基礎之上撰寫而成。

報告顯示,網民認知度最高的圖書獎項是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和諾貝爾文學獎分列二三,且對中國國內圖書獎項認知度高于國外獎項。

  報告中顯示的“網民對圖書獎項的認知”,其中認知度最高的圖書獎項是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和諾貝爾文學獎分列二三。宋宇晟 攝

報告稱,在所有年齡段中,46—55歲年齡段網民對圖書獎項的總體認知度最高。這主要是由于,46-55歲年齡段網民出生于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高考恢復以后他們有更多機會接受高等教育,文化水平也有明顯提升。與年輕年齡段網民比,社會閱歷豐富,所以成為對圖書獎項認知度最高的人群。

另外,在4類圖書獎項中,網民對外國類圖書獎和市場類圖書獎的認知度越高,購書量越大;對政府類圖書獎的認知度不能影響購書量;對有影響力的圖書獎認知度越高,購書量越低。

  報告封面。宋宇晟 攝

女性更偏愛文學類圖書,男性更偏愛科技類圖書

報告通過回歸分析發現,女性更偏愛文學類圖書,但學歷越高讀的越少;男性更偏愛科技類圖書,且追求圖書實用性而非思想性;對于社科類圖書,圖書的時代性評價越高,閱讀量越低;少兒類圖書獎項權威性不足,文字質量待提升;生活類圖書,學歷越高,閱讀量越低;教育類圖書,年齡越大讀的越少,且追求藝術性而非娛樂性。

不同類型的讀者對圖書獎項的評價也呈現出明顯差異。閱讀以及購買圖書數量越多,對圖書獎項影響力的評價就越高。

資料圖:上海一家深夜書店中的讀者。中新社記者 殷立勤 攝

網民選書更愿意看口碑

報告還指出,在對獎項推薦評選方式的評價中,“讀者推薦評選”獲得最多認可,其次是兩類以上權威組織和網絡平臺,而對專家推薦評選方式評價排名較低。

報告分析,由讀者產生的評論和意見往往會帶給消費者一種人際傳播式的接近性,產生一種“大家都愛讀”的心理,從而促使消費者去購買和閱讀。而“專家評價”是由專家推薦的書籍,通常在價值觀上趨向于權威性與社會性,在內容上具有更強的學術性和專業性。但這些標準,往往不是消費者讀書或買書時所考慮的第一因素。

報告中“不同年齡段的網民對圖書獎項的認知度”。宋宇晟 攝

報告認為,整體而言,網民認同度高的獎項為茅盾文學獎、魯迅文學獎、諾貝爾文學獎。以上獎項均由專家評選推薦產生,可見讀者對專家的“逆反心理”并未影響其實際行動。

秦艷華認為,網民對圖書獎項的認知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其閱讀行為,加強對圖書獎項的宣傳力度,提高各大圖書獎項的知名度,有助于形成全民閱讀的社會風氣。另外,還要關注受眾的差異性,圖書評選不能“一刀切”,應根據網民群體特點評選出不同類型的書籍。(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責任編輯:趙安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