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 > 民俗 > 正文

追溯天水燈謎之前世今生

猜燈謎又叫“打燈謎”,最早由謎語發展而來,起源于春秋戰國時期,這項中國獨有的、富有民族風格的傳統文娛活動,根植于數千年歷史文化土壤,經歷代文人墨客、平民百姓嫁接施肥,發展至今已枝繁葉茂,它充分表達了人們的聰明才智及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而興盛于明代的天水燈謎,因其謎面考究、制謎精巧,在我國悠遠的燈謎歷史中,亦占有不可小覷的一席之地……

 

    □記者 徐媛

    天水人割不斷的燈謎情結

    “中藥入柜不能錯”

    ——打一集郵名詞

    “想為中國圖騰飛”

    ——打一藝術家名

    “紅一二師會合”

    ——打一字”

    ……

    上元夜,燈市如晝。當記者走進玉蘭古巷時,看到7000余條謎箋在空中翩翩起舞,如蝶蹁躚。兩條一字排開的紅線上,燈籠、彩燈與七色謎箋交錯排列,宛若兩條長龍在空中飛舞。

    緩緩流淌的古典音樂中,市民三五成群,全家出動,簇擁駐足于一道道謎箋前,或熱烈討論,或冥思苦想,或手指緩慢地進行比劃。

    鏡頭一:古巷中段,記者看到,一位年邁的老奶奶背著雙手,認真端詳著眼前的燈謎。走近方才聽見,她正恍然大悟地說道,“原來是這樣啊!”然后,呵呵一笑,轉而看向另一道燈謎。

    古巷人雖多,但很少見到如此年邁之人。仔細了解,原來老奶奶是位退休的語文老師,一直對燈謎文化有著濃厚的興趣。

    “以前非常喜歡猜燈謎,一到元宵節就跟著家里大人出來猜,那時也很會猜呢,一猜一個準兒。現在年齡大了,反應也遲鈍了,就出來湊湊熱鬧,應應景。”老奶奶笑了,恍然沉浸在舊時記憶中。

    鏡頭二:來到伏羲廟院內,記者遇見一位小伙子閆巖,他是一名大二學生,過兩天開學就要回天津讀書了。

    “今天主要是跟家人朝人宗廟來的,湊巧,我也好好猜一猜燈謎,檢驗一下我的文學水平如何。”

    但見閆巖被隨風飛舞的謎箋吸引著,駐足沉思,神情專注,他一手抱于胸前,一手反復摸著自己的鼻頭,口里還念念有詞,偶爾扶一下鼻梁上的眼鏡。

    “主要還想拿個獎品,紀念一下跟家人團聚的時光呢!”

    鏡頭三:對猜燈謎癡迷不已的李玉娟,一吃完飯就拉著七歲的女兒,推著兩歲的小兒子匆匆來到燈謎會場。一到現場,母女二人便迫不及待走到謎箋前,“笑問客從何處來,打一中藥名”女兒讀完謎面,仰著頭立馬追問答案是不是“當歸”?

    整個燈謎現場視線所及,幾乎全是諸如此類的溫馨畫面,就連帶著采訪任務的記者,也忍不住投入其中,猜了一小會兒謎語。

    燈謎會上,記者發現一位與其他市民神情不大一致的人,他便是市燈謎學會會長王少鵬,其他人都是站在謎箋前絞盡腦汁,而他卻站在不起眼的角落,細細觀察猜謎者。問及緣由,他笑著說,這幾年隨著社會發展,各種娛樂活動越來越多,人們的興趣愛好也開始變得多樣化,加之燈謎活動較少,他總感覺群眾對燈謎失去了興趣,實則不然。

    “現在看來,大家的興致依然不減。這次燈謎會上,還有許多穿了漢服的市民來猜謎、拍照,感覺韻味一下子就出來了。”

    王少鵬說到這里,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說他每次看到市民猜中謎語后那突然醒悟的愉快表情,就感覺非常有成就感。

    天水燈謎的歷史淵源

    說起燈謎,據史料記載,春秋戰國時期,宮廷與墨客間出現“隱語”“文義謎語”等文字游戲,可追溯為最早的燈謎。游說之士出于利害考慮,勸說君王時不將本意說出,而借用別語來暗示,使之得到啟發。這種“隱藏”的話語,當時叫做“庚詞”,也叫“隱語”。唐宋時代,“文義謎語”日漸發展,制謎和猜謎的人多了起來。至南宋時,每逢元宵佳節,文人墨客把謎語寫在紗燈之上,供人們猜測助興,燈謎至此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燈謎了。

    至明清時代,春節前后,各城鎮皆張燈懸謎,盛況空前。作為我國傳統文化寶庫中特有的一顆藝術明珠,燈謎與京劇、國畫、書法并稱為四大國粹。

    而古城天水,作為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自古英杰輩出,人文環境內蘊異常豐富,這便為燈謎制猜活動在本地的發展提高,提供了良好的生長氣候。

    “燈謎達人”王少鵬與記者邊走邊聊,對于天水燈謎的歷史沿革,他如數家珍。

    據了解,天水燈謎興起于明代,每逢上元佳節,孔廟大成殿中架設“燈山”,廟院西廊懸掛“字虎”,任人射猜。清光緒年間,燈謎活動進入繁盛時期。民國時,隨著新學興起,天水燈謎由以四書五經為題材的作品,逐漸擴大到以詩詞、新人物、單字、聊目、西廂句、中西藥名、湯劑等入謎。從早期的十多個較單調的謎目,增至幾十個、乃至百余個。到了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又出現數學、天文、地理等名詞入謎。從燈謎作品的形式和內容上,大抵反映出了時代變更的氣息。

    與此同時,一支燈謎愛好者的隊伍在古城逐漸擴大,制謎者從原先的高、中級知識分子擴大到普通知識分子,乃至勞動群眾。虎將射手更加廣泛,遍及各個行業,據了解,學生在當時仍是主力。

    采訪中記者得知,上世紀四十年代,除本市燈謎活動興旺外,我市謎人已同省內謎友廣泛接觸。此時,天水旅外的燈謎愛好者與本地謎人往來頻繁,時時交流新作和資料,探親期間把本地作品交流出去,同時也把外埠資料輸入天水,促進了本地燈謎良好的發展。

    天水謎人的光輝歲月

    對于天水燈謎近幾年的發展,追溯規模最大的群眾性燈謎展猜活動,應該是在2015年。

    “全國三十城市元宵燈謎聯展”及“全國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燈謎聯展”等系列活動在龍城的舉辦,標志著天水燈謎的發展已得到全國燈謎界的認可和肯定。2018年,“第三屆西北謎會暨第三屆甘肅省謎會”在秦安成功舉辦,來自西北五省區及甘肅省內蘭州、成縣、隴西和天水本地的共14支謎友代表隊,以及江蘇、四川、寶島臺灣等地的知名燈謎專家、學者共襄盛舉,結束了天水沒有舉辦過高水平現場燈謎賽事的歷史。

    整個采訪過程中,記者了解到,自1981年11月市燈謎學會創立以來,燈謎學會成員互相學習,搜集整理前人燈謎遺作、謎語和軼聞,與本省及外地進行謎藝交流,每年基本上都要創作出上千條謎語,它為活躍群眾文化生活,傳承城市文化做出了貢獻。

    在天水燈謎的發展傳承中,陳清泉老師可謂功不可沒。已屆古稀之年的他,有著35年的制謎齡,曾在國內外多項制猜競賽中獲獎,并連續12年為我市舉辦的大型迎春燈謎會猜活動選制燈謎。上世紀八十年代末,他還曾編著《<西游記>故事燈謎》一書,這也是秦州謎人首次公開出版書籍。

    在陳清泉印象中,天水市民猜燈謎熱情最高漲的時候,是在1979年元宵節期間。

    “那年的燈謎會是文革后首次全市性燈謎活動,所以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接連三個晚上,每晚猜眾數千。雖然當時的獎品十分微薄,每猜中一謎僅是一張一毛多錢的國畫印刷品,但大人小孩還是將兌獎窗口圍得水泄不通。謎會散后,工作人員甚至還曾在兌獎窗口外撿到一大筐群眾擠丟的鞋子。”

    陳老回憶說,當時的許多中小學生不管猜不猜得懂那些燈謎,都會興奮的一邊用天水話嚷嚷,“冒當(碰)哩,吃糖哩!”一邊眼巴巴地盯著謎條,“關羽、張飛、劉備……”

    不僅僅是老一代天水謎人對燈謎有著割不斷的情結,青年一代的謎人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為家鄉的這一脈文化傳承努力著。

    作為己亥年秦州區燈謎活動的組織者,區文旅局副局長馬穎男憑著自己的一腔熱愛,搜集整理了近5000條謎面。在他記憶中,除卻1997年“迎香港回歸燈謎會”及2000年“迎新世紀謎會”時看到的萬壽宮、博物館、人民公園近6000多人的盛況外,此次燈謎展猜活動,無論從創意、數量到環境,還是布展形式到參與人數,都是空前的。

    “這不僅提高了城市的品味,活躍了市民的文化生活,最主要是我們真正感受到了傳統文化之美。”區委宣傳部干事張紅巖說道。

    “處處城鄉慶上元,煙花燈火表心歡”。己亥熱鬧的燈謎會結束后,意味著天水人又要懷著新年憧憬開始追夢,而天水謎人們在稍事休整后,也將為下一次燈謎會的舉辦積蓄力量。

    我們滿心期待著,又一年上元燈節時。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