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明星 > 正文

演員梁丹妮:只要觀眾認可,一切都值得

原標題:演員梁丹妮:只要觀眾認可,一切都值得

北京人藝新春大戲《全家福》落幕,演員梁丹妮再一次告別觀眾喜愛的“春秀嬸”,此輪為期半個月的演出,距離這部經典作品的上一次登臺已有6年時間。

熟悉北京人藝的觀眾對這部話劇并不陌生。2005年,《全家福》在北京人藝首次登臺,一經演出就得到了觀眾的追捧,這部戲幾乎包攬了話劇界的所有獎項。

其中,2007年,梁丹妮憑借劇中“春秀嬸”這一角色,榮獲中國話劇獎項的最高殊榮——金獅獎優秀演員獎。

時至今日,《全家福》已經演了100多場,就像一瓶老酒,沉淀了14年,愈久彌香。

梁丹妮在《我們》中 小新 攝

  而梁丹妮更是“吃透了”春秀嬸這一角色。

春秀嬸身上有著明顯的時代烙印,舉手投足間透露著局勢對人潛移默化的影響。然而無論環境如何變化,善良、正直、陽光的深層品質總會最終閃現,在灰暗中甚至更加堅挺。

“我不希望把這個角色演成小井胡同里循規蹈矩的小媳婦兒,我希望表現她俏皮、年輕、萌動的狀態。”梁丹妮說。

《全家福》劇情前后跨越50年,春秀嬸“奮斗不息、戰斗不止”的狀態貫穿始終。為了表現這個充滿生命活力的女性角色,梁丹妮在動作上進行了放大但又不夸張的處理。

2019年2月10日,《全家福》14場演出落下帷幕,梁丹妮收獲了由觀眾投票選出的“我喜歡的演員”稱號。

在《全家福》中,春秀嬸是串聯整部劇的關鍵人物,戲份重、場次多,這對演員換裝的速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場與場之間的間隔是讀秒的。在十幾秒無光的空間里,梁丹妮要完成下臺、換服裝、拿道具、上臺站位的一系列動作,要想零事故、零意外的呈現,必須進行一次次的跑場練習,這對演員的反應能力和體力都是極大的考驗。

梁丹妮幾乎沒有機會到后臺休息,景片與景片搭成的幾平米的小景片就成了她的休息室。小景片里,整齊地碼著春秀嬸的衣服和各種道具,還有一把凳子和一個大容量水杯。由于小景片就在舞臺后方,有任何動靜觀眾都會聽得一清二楚,所以演員不能打燈,不敢咳嗽,近三個小時的演出中,梁丹妮不是在臺上就是被“圍困”在這個空氣不流通的小空間里。

如此連續半個月的高強度演出,極大地透支著演員的體力。能以最佳的狀態投入到演出中,得益于梁丹妮平時的鍛煉和對自己的嚴格要求。

不管平時在家還是外出拍戲,梁丹妮總會帶上一雙舞蹈鞋,一有時間就拿出來練功。

“跑步太激烈,瑜伽太沉悶,所以我就選擇了自己喜歡芭蕾舞。”長期的鍛煉,不僅讓梁丹妮保持了良好的體力,還維持了優雅的體態。舞臺上的她身姿靈動,步伐輕快,讓角色飽滿又鮮活。

對于自己對表演的所有執著,梁丹妮給出的源動力頗為簡單,“只要觀眾認可,一切都值得。”

事實上,梁丹妮塑造過眾多反差明顯的角色,在微電影《我們》中,她飾演了一位患阿爾茲海默癥的母親。

鏡頭前的她溫文爾雅,于克制和平靜中表現出了人物內心的極大張力。憑借這一角色,梁丹妮相繼在五個微電影節上獲得了4個“最佳女演員獎”和一個評委會頒發的“表演特別獎”。

2016年亞洲微電影節的頒獎典禮上,評委會這樣評價梁丹妮的表演,“她舒緩的表演,猶如一首優美的搖籃曲,既詮釋著女性的柔美與寧靜,又向我們訴說著母愛的彌足珍貴”。

提及家庭生活,馮遠征和梁丹妮一直是圈里的一段佳話,多年來,二人相互扶持、恩愛如初。

  對梁丹妮來說,馮遠征是愛人,也是老師。

二人最近的同臺合作正是剛剛落幕的《全家福》。2019年初,流感盛行,梁丹妮和馮遠征紛紛病倒,高燒反復,咳嗽不停,《全家福》演出的半個月中,二人始終飽受流感困擾。細心的觀眾甚至覺察到臺上的他們盡力讓自己實在無法控制的咳嗽貼合自然不影響演出。

盡管此番困難不小,但梁丹妮珍視與馮遠征的每一次合作,“近朱者赤,我在遠征身上看到很多東西,沒有人能做到完美,但是可以盡力做到最好,對我和遠征來說都是這樣。”梁丹妮說。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歌手
責任編輯:李曉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