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書畫 > 書畫動態 > 正文

訪著名書畫家、伏羲葫蘆雕刻家徐鴻千先生

在藝術的長路上,總有一些苦行僧式的人物,他們為藝術癡狂,堅持自己夢想,不懼風雨、不畏嚴寒,以苦為樂,義無返顧地朝藝術殿堂進發。徐鴻千先生就是這樣一位堅守自己精神家園的書畫家、伏羲葫蘆雕刻家。
書法學習
  與徐鴻千先生結識,已經快十年了,和他相處,讓人總能感受到文化的氣息,而這種氣質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讓人如坐春風里。徐鴻千先生1966年出生于在甘肅省蘭州市,他的母親對書畫藝術非常有研究,要求他的兒子將來成為一名書畫家。在母親的支持下,徐鴻千17歲開始練習書法,拜甘肅省著名書法家甘文清為師,系統臨習顏體、歐體、二王書法。在老師的教導下,他學會了欣賞書法藝術的方法,從此打開了領悟書法藝術的大門,之后所有的字帖在他看來都是藝術的符號,自己在藝術面前只有傾心的余地。幾年以后,在老師的鼎力推薦下,徐鴻千先生順利考上了中國書畫函授大學,這給他蘭州大學上了兩年,因故輟學造成的文化素養損失無疑是一個很好的補救機會。在中國書畫函授大學,徐鴻千系統聆聽了歐陽中石、啟功先生的藝術講座,慢慢地在書法領域里有了自己的感悟,形成了自己的風格。
國畫學習
  但是徐鴻千沒有被眼下的成就所滿足,開始向國畫藝術挺進。這個時候徐鴻千生活異常困難,所有的課程都是在完全自學的狀態下來完成,所幸的是徐鴻千在中國書畫函授大學額外學習了黃胄的速寫,這給當時他的自學歷程鋪墊了道路。徐鴻千在自學了幾年以后,對藝術充滿了迷茫,用他自己的話說是,自己如行走在一望無際的樹林里,找不到了進行方向。有一天有個熱心的老師建議他學習《芥子園畫譜》,這是個很好的建議,因為《芥子園畫譜》是打開中國傳統國畫大門的鑰匙,好多大師都從這里開始起步,而當初自己的學習顯然是起步太高了,沒有打好中國傳統畫的基礎而已。解決了自己對繪畫的迷失問題后,徐鴻千又學習了仇英老師的藝術,從此以后他對中國傳統畫有了新的認識和見解。一邊學習仇英老師的畫,一邊借鑒范增、文正明先生的藝術,這個時候徐鴻千的進步是最快的。
敦煌深造
   為了繼續深造,30歲的徐鴻千單槍匹馬走進了藝術殿堂——甘肅敦煌,在敦煌徐鴻千一邊打工一邊學習壁畫藝術,生活讓他吃盡了苦頭,一天的生活是清水、蘿卜、面條,住的房子是簡陋的窩棚,在吃不飽,穿不暖的狀態下,徐鴻千堅持了五年,這段時間是他人生最苦的,也是收獲最大的,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影響了他的一生”。5年后,35歲的徐鴻千開始雕刻葫蘆,他認為葫蘆本身是吉祥的信物,如能把自己的作品刻在葫蘆上,這本身是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情。幾十年的藝術功底,加之天水伏羲廟的獨特氣場,徐鴻千很快在天水打下了市場,博得了“天水葫蘆王”的雅號,自己還上了天水各大媒體頭條,甚至中央四臺加以推薦。
在歲月的長河里,三十多年短暫的一瞬,但對甘肅省美術家協會會員、麥積山溫泉石月軒畫廊廊主徐鴻千來說,這三十年是他自己化繭成蝶的過程,如今五十多歲的徐鴻千的藝術形成了造型好、用墨全、線條流暢、圖畫明麗的藝術特色,這些成就都離不開他苦行僧般式的藝術修行,他的一生是藝術的一生,這是早已注定的。

專欄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