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小說散文 > 正文

張梓林 :古 風 臺 說 “臺”

古  臺  “臺”

 

古井呼吸堯舜氣,名城激蕩漢唐風。古風臺,位于甘肅省甘谷縣西南白家灣鄉朱圉山脈之中。《漢書·地理志》里顏師古注曰“《禹貢》朱圉山,在冀縣(今甘谷)南梧中聚,山上有古風臺,傳為優羲出生地。”伏羲氏風姓木德,為三皇之首,人文初祖,他仰則觀象于天,俯則觀法于地,觀鳥獸之跡,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始畫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八卦陰陽法則,揭示了宇宙間萬事萬物的真理,不愧為中華乃至世界文化發展史上的偉大創舉。

臺,為中國最古老的一種建筑形式。始于三皇,興于五帝,8000年前的女媧有璜臺;6000年前的黃帝有軒轅臺;《山海經》中還載有帝堯臺、帝嚳臺、帝丹朱臺……;《左傳》載夏啟有釣臺;《尚書》載商紂有鹿臺;《詩經》載周文王有靈臺。周文王的靈臺在長安西北40里,高2丈,周420步,這是長寬大于高的臺。春秋戰國時期楚靈王有章華臺,高10丈,基廣15丈,為戰國時期最大的臺。漢武帝有柏梁臺,秦始皇有魚池臺。等等不一而足。《釋名》“臺,持也,筑土堅高能自勝持也。” 《老子》“九層之臺,起于累土。”《走進伏羲》“臺字是易的主體模型的象形字,上邊為‘厶’本作‘△’,下邊的‘□’為底座四邊形的象形,兩者結合起來,正好是金字塔的象形。”

伏羲氏作為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不但是一位最早的社會管理者,又是一位天才的科學家。《易傳》、《莊子》、《管子》等典籍中都沒有把他看作神,只是到后期的傳說中,逐漸將他神化,形象也成了人首蛇身。西漢畫像磚中伏羲女媧都是人首蛇身。一人舉著規,一人舉著矩。這說明伏羲時代數學知識和生產技術確已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現代考古學家也已找到了許多石器時代應用規矩的遺跡。如圓丘祭臺的建筑及陶器中多層同心圓,充分表明伏羲時代的人類已經在使用規,房屋的直角設計,說明他們已經使用了矩。

《管子·輕重戍篇》“伏羲作,造六峜(音基)以迎陰陽,作九九之數以合天道,而天下化之。”現代易學家郭志成認為九九之數可以在六峜上找到證明。如果將六峜作為祭臺,遠古祭祀的時候,在最上層站立1人,第二層每面站2人,四面共8人,第三層每面站3人,四面共12人,依次類推,六峜(六層臺)所站的人數正好是81人,與九九之數相合。并且推斷伏羲在六峜頂上測定陰陽的時候,形成了天地八方的觀念,再以陰陽的組合數形成符號,分記于八方,而形成八卦。

甘谷古風臺以及秦州畫卦臺都是伏羲時代古建筑“臺”的遺存之地。經過幾千年的風雨滄桑,歲月流逝,舊物已不復存在了。但名稱卻代代相傳,留了下來,一代一代稱頌不休。吊古臺而懷先祖,懷先祖而啟智慧。站在高臺之上,登高望遠,目通八方,視接天地,仰觀俯察,使人類智慧在高度抽象與取象比類中誕生了八卦: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并分別象征著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種最明顯的自然現象。由八卦而《易經》,由《易經》而儒道學派,奠定了中華文化的基石并隨著時間的推移風糜世界。凡立德、立功、立言于世界者,都在一部《易經》中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唐房玄齡說“不讀《易》,無以為宰相”。信哉斯言。

古風臺地區的鄉民流傳著這樣一段俗語:“太昊山是八卦山,八個棱子九個灣,灣灣都有冒水泉”。伏羲氏時代這里森林茂密、泉眼羅棋,動物繁衍,顯現出一派天地人和諧統一的畫面。令人遐想不已。

臺作為中國一種獨特的建筑方式。從歷史資料和考古發現看,臺在上古皆為累土而成。其特點,一是高,二是臺上無頂。臺并且與上古帝王緊緊連在一起。伏羲氏作為三皇之首,進行“仰觀俯察”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肯定也是在臺上。臺的出現,意味著人的實踐活動已經使周圍土地風物的神化靈性逐漸消退而去,人神已經分離,神退聚到人的力量不能達到的天上。天高不可及,巍巍高山該是與天相通的罷,若昆侖之峰成為中國文化中第一個顯赫的宇宙中心,既是神居住之地,又是人獲得神性之地。臺無頂而空,以建筑的形式明確了人與神交往的功能:人之登臺而獲得神性或神之降臨而賜神性于人。臺之形,其上四面皆空,在與神交往中,培養、構成了中國人觀察和思維的邏輯理路和審美視線:仰觀俯察,遠近游目。不從建筑類型學,而從建筑演化的邏輯史看,臺,從伏羲氏的“仰觀俯察”開始便居于建筑的中心位置,到三皇五帝時爭帝者們紛紛“登臺為帝”而達到輝煌。

站在古風臺上,東俯卦臺山、西眺朱圉嶺,北瞰古雷澤(今甘谷川),南極仇池山。令人神清氣爽,激情飄揚而不能自己。即興撰聯曰:探隱尋幽,魂接千秋,精涵盛德,容大聲宏,巍巍上古起羲皇,龍潭莫笑雛形陋,后生正心參造化。

鉤沉致遠,目通萬里,氣達深仁,志高詣邃,浩浩神州追帝舜,虎穴應思格調尊,先祖誠意演乾坤。

偉哉!古風臺。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關鍵詞: 張梓林
責任編輯:紫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