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娛評 > 正文

電影《在乎你》:原來人生可以選擇

太多的人越過越對生活無能為力,尤其是某些人有了孩子之后,就認為得過且過也是可以的,俞飛鴻飾演的袁元就面臨著這個困境,她究竟是要在傳統禮教之下繼續做一個聽之任之即可的小媳婦,等待時間的流逝最終多年媳婦熬成婆?還是走出一條自己的路?香港電影人畢國智編劇、導演的《在乎你》,便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課題。

袁元作為北京胡同里成長的大妞,到日本東京學習服裝設計,與來自北海道的酒坊二代目森島富哉相戀,熱戀中的他們彼此打鬧嬉笑好不快活,然而幸福總是短暫的,他們為了彼此不分開而選擇了第一時間簽字結婚。而森島富哉帶著袁元回到北海道,繼承了父親的家業、沉默和辛勞。

愛在北海道,那日本的天涯海角有窮時,冷雪冷水熱烈之后的冷寂中,袁元找不到初心,只能選擇獨自一個人承受婆婆的冷高壓。婆婆是傳統的日本人,對于中國媳婦苛刻而淡漠,要求她做一個日本老式的家庭主婦,打掃衛生、孝敬婆婆,最好是眼觀鼻鼻觀心不聞窗外事,即便如此婆婆也不食用袁元做的中國食物。

對于中國女性來說,這是令人窒息的黑窗生活。袁元試圖在儲藏室內開始獨立設計生涯,然而剛剛開始的新路就被婆婆生硬地打斷,圖紙被付之一炬,僅僅搶救出殘卷。大澤隆夫飾演的森島富哉對袁元有著深沉而淡定的愛意,可能是日本婚后的男人就近乎于失去了甜言蜜語的功能,情話不再有、關心也看不到,袁元在女兒出生之后更加感到被隔膜的嚴重。她選擇了出走,女兒被婆婆要求留下,獨身一人回到中國。這個選擇,也就是大澤隆夫在首映禮互動中回答的“找到了一條新的道路”,很多人“相忘于江湖”其實就是給自己一條生路。

十八年后,袁元早就成為中國首屈一指的服裝設計師,她在事業上的成功說明當年選擇的高度正確。當然她的女兒森島惠子并不這么認為,找上門來的大一學生以采訪的名義要求她細說從頭。愛與責任、親情與禮教、錯過與過錯,在乎你be yourself,然而卻沒有最優解。21世紀的《在乎你》,帶給觀眾穿梭多個時空的悲歡。袁元與森島富哉、惠子的緣分,最初并不是錯誤,然而袁元的野望飄蕩,她就像是需要高飛的鳳凰,北海道冷冽的雪、北風和清酒并不能帶給她真正的快樂,她的舞臺在于從小就篤志做好的時尚藝術,森島家族卻是傳統封建家庭的概念,富哉的媽媽、袁元的婆婆,即便在七老八十依然有著氣場充沛的威嚴,這是當代中國職業女性所不能接受的生存困境。

如果讓我說,《在乎你》最大的錯誤,應該由那沉默寡言的森島富哉來承擔。電影中的女性,無論做出任何選擇,都是主動地、清楚地說出了自己的立場,她們都是言行一致、因果明確,可惜大半輩子都不能主動的森島富哉,給了袁元無盡的悵惘、追悔和自責,袁元甚至在重逢之后還做出自溺的行為,這一切都拜這個無能的男人所賜。即便是承接了父親的酒坊,即使是要釀造袁元口談中的中國式白酒,他也沒能照顧到婆媳之間、母女之間那些敏感而無路可退、難以轉圜的細微之處。十八年間,他應該有無數的機會來到中國進行溝通,但是卻始終沒有付諸行動,就連女兒知道他口中“媽媽已經去世”的謊言也是自己悟出。《在乎你》的片尾,袁元看到了成人禮的女兒,彼此幸福的對視,真正的在乎你還是由她們來完成。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