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首頁 > 旅游 > 正文

“耤河”寫成“藉河”,天水籍作家坐不住了!

耤河對于天水,猶如母親河。然而,近年來,隨著種種原因,耤河的“耤”不知不覺被“藉”“籍”所替代。對此,久居津門的天水籍作家秦嶺先生今年來,先后兩次發文對“耤”字進行了引經據典的綜合論證,呼吁恢復“耤”字用法,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

9月8日,秦嶺先生接受蘭州晨報掌上蘭州記者采訪時說,“耤”錯改“藉”,如不盡快恢復“耤”字,則會讓人貽笑大方

為“耤河”正名

9月6日,《中國紀檢監察報》8版文化欄目頭條發表了天水籍知名作家秦嶺先生的文章——《融入我血脈的耤河》一文。作為一名從天水走出去如今已在天津定居多年的作家,“耤河”這條家鄉的母親河,早已融入他的血液,在自己人生不可或缺的憶鄉情愫中所占據的位置無可替代。

耤河是條季節性河流,自西向東從天水穿城而過,30多年前,這條河在雨季來臨時河面南北相距有數十米之寬,那時候,即便到了涸水期,河道里依舊河水清澈奔流不息,素有天水母親河之稱。然而,耤河卻在不知不覺間把自己的名字弄“丟”了。

秦嶺先生在文中寫道:

“耤”字在《新華字典》里發“ji”“jie”兩音,但天水傳統讀音為“xi”。天水官方把“耤”改為“藉”后,耤河在民間讀寫、路名播報里“耤河”“藉河”“籍河”混用,一片亂象。

作者遍查包括《西周甲骨探論》《金文編》在內的漢字流變研究專著和甲骨原文發現,“耤”字的早期字形不僅在3600年前的甲骨文時代就已先聲奪人,而且字形多達21種,數量之多,沒有之一。至西周早期,字形減少到7種,到秦簡牘時期,基本定型為“耤”字。篆文時期,附以草頭組成會意兼形聲字“藉”,表示供人祭拜時站、跪的草墊。除此之外,“藉”字還有“踐踏”、“凌辱”的意思。因此,在“耤河”這一專用名詞上,“耤”“藉”兩個表義完全不同的字,不能相互替代

原因何在?

秦嶺先生告訴蘭州晨報掌上蘭州記者,耤文化的根在天水,作為一名土生土長的天水人,他覺得自己有責任也有義務去糾錯,不能讓它一錯再錯。

秦嶺先生的文章發表后,網友“天水之杞人”在文后留言中寫道,耤河是天水的母親河,是渭河的最大支流之一。由于電腦技術和漢字數字化技術的快速發展,出現了把“耤河”錯寫為“籍河”或者“藉河”的誤會。以他個人文字工作經歷簡單回憶,他說當時將“耤”錯改“藉”或“籍”,實際上是一種無奈的選擇。在印刷文本的鉛字時代,人們書寫和出版物(印刷品)都是使用“耤河”字樣。只是在上世紀90年代后期,由于電腦技術和文字電腦排版技術的迅速發展,印刷鉛字很快被淘汰,代之以電腦漢字排版技術數字化,而電腦漢字數字化字庫里沒有“耤”字,這難免給天水的文字工作者造成不便。也就是從那時起,不知道是誰首先使用“籍”或者“藉”予以代替,“耤河”就慢慢變成了“籍河”或者“藉河”。

現在,隨著電腦數字技術的發展和不斷豐富完善,漢字字庫有了“耤”字,因此,這名網友也建議天水市相關部門能就此起草一份《恢復天水市“耤河”文字書寫規范化 》的相關報告,報市政府會議通過后予以實行,以正視聽。

秦嶺先生認為,“耤”改“藉”根本上是文化認知、文化態度問題,應盡快恢復“耤”字的使用,并把“耤田”“先農”文化納入天水伏羲文化研究范疇的同時,也考慮把“耤”字打造成天水文化旅游的標識性符號之一,認識天水,先從“耤”字開始;其次在耤河的標志性地段設立“耤”字碑,并改“天水湖”為“耤湖”。另外,也可借鑒隴南宕昌(恢復了tan音)的辦法,報請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恢復“耤”字傳統發音。

來源丨蘭州晨報/掌上蘭州首席記者 王蘭芳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責任編輯:紫萱
0